123读书网

25.第 25 章(含入v通告)
章节错误/点此举报

小贴士: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,无需注册

“不读书就没有真正的学问,没有也不可能有欣赏能力、文采和广博的学问.”
123读书网为你分享的是梨酒儿的阿姐的 25.第 25 章(含入v通告) 希望你喜欢!
    自从那日摔下马,元瑾便乖乖在自己宫里待着,少有的会出去乱跑。

    他宫里的宫人说,元睿把他课业减少了大半,在他养病的这段时间,每日可都过得悠哉。

    明明伤都好了,还在装作没好的样子。

    当然不能让元睿知道他已经好了。

    万一他让他把之前落下的那些都给补回来,那他不是完蛋了吗。

    落下那么多,补的话会补死人的。

    只是今天是十五,太皇太后派人过来,让元瑾过去陪她用膳。

    皇奶奶发话,不能不去。

    只是他装伤这件事,看来是没办法再继续下去了……

    元瑾是不大情愿的。

    可还是去了长乐宫。

    进了宫门,皇奶奶正在殿里见其它人,元瑾只能在外头等着。

    他往亭子里一坐,托着下巴,觉得分外无趣。

    “小六。”徐婵宁不知道从哪里过来的,反正元瑾是没瞧见,只是突然听着了声音。

    元瑾抬头:“徐姐姐?”

    徐婵宁虽还让他叫“二嫂嫂”,可元瑾心知不妥,便是自然改了称呼。

    徐婵宁一人在此,身后未带任何侍婢。

    “小六,我上次同你说,希望你能帮上一二。”

    徐婵宁不拐弯抹角,开口说明来意。

    她拿了个剑穗出来,塞到元瑾手里。

    “这个穗子,你帮我送给皇后,或者,只要放到她宫里就好。”

    这穗子绣的精致,倒极像元瑾平时身上会佩戴的。

    “这是什么?”元瑾看着这穗子,问道。

    “缝这穗子用的针线用药材浸过,正好冲的皇后现下用的药,没有其它,只会使药效差些。”

    徐婵宁声音极低,眉头紧锁:“皇上在皇后这边多花些心思,便顾不上外头。”

    这段时间,徐婵宁出入皇宫,可不止是陪着太皇太后说话,更多的心思都在新后身上。

    元睿对他的皇后,简直用心到了极致。

    一旦有半点风吹草动,他都紧张的要死。

    元瑾不傻,他知道徐婵宁说的“外头”,是指元洵。

    元洵现在被关押在郊外山庄,守卫森严,机关重重,旁人一步都靠近不得。

    不杀也不处置,大抵有关他到死的意思。

    徐婵宁只是想救他出来。

    只想让他活着。

    好好的活着。

    徐婵宁见元瑾有犹豫。

    “这伤不了她身子,就算元睿真有察觉,那也是段殊医术不佳的错,怪不到我们头上。”

    徐婵宁小声的劝。

    “你难道不想救你二哥?”徐婵宁看似将话说的通透明白,毫无保留。

    看在人眼里,她实实在在的真诚。

    元瑾手松了松,不大想拿。

    太皇太后身边的大宫女念姑出了门,正朝这边走过来。

    徐婵宁看了一眼。

    她把元瑾的手收着握了握,便站了起来。

    朝着元瑾微微颔首,没再说话。

    念姑后面还跟着一人,身着绛蓝镶云纹边外裳,发髻梳的简单,独一镂空剑状银簪,光是走着路,也能看出这人的干净利落。

    是赵将军的女儿赵漪。

    “赵姑娘,太皇太后的意思您也都明白了。”

    念姑停下脚步,从怀里拿出一张纸条,交到了赵漪手上:“这是皇上的喜好,姑娘您回去看看,记熟一些。”

    赵漪接过纸条,神色淡漠,原本一双神采飞扬的眸子里,已不见半点当初风采。

    “是,臣女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“有些话太皇太后当面不好说,奴婢却也该提醒一二。”

    这念姑在太皇太后身边也待了二十多年,太皇太后的心思,不用明说,她也能一眼明了。

    “新帝心狠手辣,未必便认赵家良善,只有姑娘在后宫立了足,才能保家族安稳。”

    “多谢姑姑提醒,赵漪知道。”赵漪点头,唇角冷然,声音愈加没有温度:“这也是他送我进来的理由。”

    “皇后身子不好,管不得后宫,这于赵姑娘您来说,是绝好的机会。”

    念姑说完,朝她行了礼。

    “明日巳时,会准时来接姑娘。”

    后头的小宫女送赵漪出门。

    徐婵宁行了告礼,便同赵漪一起离开。

    念姑朝着元瑾伸手,脸上浮现起笑容,牵他过来:“让昭王久等了。”

    元瑾回头看了眼赵漪的背影,问道:“皇奶奶想让赵家女儿进宫吗?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念姑并没有瞒他,反而解释道:“这是豫国公的意思,皇上的后宫,需要个这样家世的女人。”

    元瑾不懂,问到这就没再问了。

    他握着手里的穗子,想着刚刚徐婵宁说的话,小脸也不自觉的挤到了一起去。

    .

    元睿正握着傅瑜的手。

    傅瑜以往从未见过如此强势的他,眼里压着乌云阴沉,像是能一秒变了天。

    “算了,我现在不说。”

    元睿把那根红布条揉成一团,扔在地上:“反正你迟早都会知道。”

    “你越说让我不要为难他,我就越想为难他。”

    元睿冷冷说着,眼角扫着傅瑜的反应,见她明显目光一紧,心里火气冒的更旺。

    “明日随便找个错处,把他关了就是。”

    他握着傅瑜的手愈冷,不由握紧了些,见她不说话,他心里火气也直一个劲的燃。

    傅瑜的力气使的虽小,元睿也能感觉到,她是想从他的手里抽脱出去。

    “阿睿,他——”

    傅瑜话才说出口,元睿打断她的话:“难道要我砍他的头?”

    多说多错,别因为她害了孟澜清。

    元睿的性子她知道,嘴上说着出出气罢了。

    思及此,傅瑜便也不再说了。

    “司天监那边说,今晚恐有雷雨。”元睿看似不太用力,就这般握着,傅瑜完全动不了。

    肌肤相触,暧昧的不行。

    这话一说,傅瑜便愣住了。

    今天晚上会打雷?

    这段时间天气都挺好的,看起来不像会打雷的样子。

    可傅瑜一听这两个字就害怕。

    打雷的时候,只有元睿陪着她,她才能安心,才能不发梦魇。

    “我晚上陪你一起睡?”

    傅瑜犹豫了一下,下意识在想,他说的“一起睡”,是什么意思。

    一想到那种梦魇即将到来的恐惧,傅瑜禁不住浑身发抖,她一点也不想再感受。

    要是在之前,她肯定特别愿意让元睿陪着她。

    很早之前她就知道。

    元睿离她越近,她越安心。

    没有任何道理可言,好像他天生就是她的药。

    “我想抱你,想亲你,睡在你旁边的时候,想着都是要你身子的事。”

    “你是朕的皇后。”

    元睿起身,去端了药膳过来,少年眉目阴冷,语气生硬,想什么就说了什么出来。

    “你说答应,我就留下。”

    “不答应,我离开。”

    答应就是,陪她睡觉,还让他做其它的事。

    这就是元睿话里的意思。

    傅瑜缓缓垂眼。

    她唇角微抿,手指下意识的蜷起,对于元睿说的这些话,真的每一个字听得人面红心跳。

    傅瑜一颗心突突的快跳出嗓子眼。

    元睿在喂她吃东西。

    他勺子递到她嘴边,傅瑜便顺着张口。

    两人之间,就这么安静的待着,直到那一个碗都渐渐的见了底。

    一直到吃完,傅瑜也没说话。

    于是元睿站了起来,放下碗,准备出门。

    外面突然“砰”一声响。

    不是雷声,却打破这长久的寂静,震的人心里陡然一跳,傅瑜瞳仁一紧,心上紧绷的弦猛然跳动。

    提前预料的恐惧,更让人惶惶不得安。

    她伸手就拉住了元睿的手。

    声音一抖,小声的快哭。

    “我答应。”
上一页        返回目录        下一页

温馨提示:按 回车[Enter]键 返回书目,按 ←键 返回上一页,按 →键 进入下一页。